翻车鬼下令撤离之时,张嫌早已经离开了鬼宴,灵魂变化回了自己的本来面貌,和等待接应他的蒲梓潼碰了头,灵魂归体,找了块较高的地形望着举办鬼宴的废弃工厂,耐心地等待着翻车鬼离宴。

“张嫌,翻车鬼还没有从鬼宴之中出来,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蒲梓潼和张嫌一起等候着翻车鬼现身,见翻车鬼迟迟没有从废弃工厂中出来,有些担心地朝张嫌问道。

“就算有意外,也是这风缘城里的那几个鬼主出什么意外,翻车鬼的话有那阎罗令的复生之力傍身,灵魂几乎不死,不可能走不出这鬼宴的,再等等,至少我在它灵魂之中种下的印记还有感应。”张嫌揉了揉下巴若有所思道。

“之前就听你说翻车鬼有个什么阎罗令,魂力暴增到初级鬼王,而且还拥有了几乎不死的魂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就算在这里偷袭,估计也伤不到它吧,毕竟除了班蝶整个鬼王以外,我们俩才都是初级魂祖等阶,只是有些手段,恐怕还不足以灭杀那翻车鬼。”蒲梓潼之前询问张嫌风缘鬼宴情况的时候,张嫌就已经和她说过翻车鬼的事情,如今听再次到张嫌提到那阎罗令,有些担心道。

“嗯,简单来说,阎罗令就是九殿阎罗里的阎罗王给自己的重要鬼使下发的一种护身符,那护身符里寄存这某位阎罗王的能力供鬼使使用,翻车鬼手里就有一枚阎罗令,其能力是拥有极强的灵魂修复能力,开启之后几乎相当于不死之身,如果翻车鬼一直开启着阎罗令,我们确实没有机会伤到它,但是那阎罗令是有时效的,虽然持续时间较一般增幅魂技要长,但是一旦效果消失,短时间内它就无法再度启用,那时才是我们击杀它的机会,所以不着急,等着它出来,阎罗令的时效过了,我们再出手也不迟。”张嫌想了想,简单向蒲梓潼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就继续等吧……”蒲梓潼大概也明白了翻车鬼和那阎罗令的情况,眉头蹙起,略显不安道,却又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张嫌等待了大约两三个小时之后,突然,他发现自己在翻车鬼体内种下的追踪印记发生了大范围的位置变化,不时便离开了废弃工厂的中心厂区,向着工厂后门的方向快速移去,虽然他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鬼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能说明那翻车鬼已经如他预料中的一样,不再继续待在鬼宴之中了,这便给了他再次偷袭的机会。

“那翻车鬼已经向着工厂后门遁去了,虽然不知道鬼宴之中是什么情况,但是翻车鬼一出来,我们就有了猎杀它的机会,走吧,我们也绕到后门附近去跟着翻车鬼,等到它一解除了阎罗令,我们就尝试在它实力真

空期内对它出手,三人联手对付它的话应该可以将它击杀。”张嫌在察觉到追踪印记的位置变化之后,立马将翻车鬼的位置告知给了蒲梓潼和班蝶,向一人一魂说话道,说完话后,隐藏起魂力,起身向着工厂后门绕去。

“好。”听到张嫌的指示,蒲梓潼和班蝶同时点了点头,各自用手段将自身魂力尽可能收敛隐匿起来,跟在张嫌身边,也一起往工厂后门方向绕去,准备和张嫌联手,伺机偷袭那离开了鬼宴的翻车鬼。

几分钟后,张嫌等人便赶到了工厂后门外的一处坡路小巷里,一边和翻车鬼保持着足够的安距离,一般在漆黑的小巷里追踪着翻车鬼的行迹,等待着翻车鬼解除阎罗令的时机,随时准备对翻车鬼出手。

就在张嫌几人等待着的时候,翻车鬼已经快速冲出了举办风缘鬼宴的破旧工厂,和翻车鬼一起冲出来的,还有那瘤状脑袋魂鬼和几只在鬼宴上露过脸的九殿阎罗鬼使,它们有的只是疲惫低迷,有的却已经伤痕累累了,显然是在鬼宴发生过激烈的打斗,才会出现如此这般状态,虽然这群魂鬼状态都不是很好,但是它们跟着翻车鬼一起出现,却让张嫌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担心些什么。

恬静阿伶的凉爽时分

“张嫌,不知道你感知到了没有,好像从鬼宴之中出来的不只是翻车鬼,那些迎来送往的九殿鬼使也都跟着翻车鬼一起从鬼宴里出来了,而且那些鬼使各个魂力虚浮、灵魂受伤,显然也是在鬼宴之上经历过了激烈的战斗,看来鬼宴已经变成了战场了。”就在张嫌察觉到跟在翻车鬼身后的一众九殿鬼使之时,班蝶似乎也凭借着强大的灵识感知能力发现了那群鬼使的存在,向张嫌有意提醒道。

“嗯,我也察觉到了,看来翻车鬼的招安纳王宴进行的并不顺利,不然也不会带着那些鬼使一起出来,只是有这群鬼使跟在翻车鬼身边,我害怕偷袭翻车鬼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意外,等会儿大家出手的时候注意点,别忽略了那群鬼使,它们可也都不弱。”张嫌点了点头,一边感应着种在翻车鬼灵魂之中的印记,一边向班蝶和蒲梓潼建议道。

“知道了。”张嫌建议之后,班蝶和蒲梓潼也同时点了下头,向张嫌回应道。

听到了班蝶和蒲梓潼的回应,张嫌继续警惕着翻车鬼和四周的环境,紧跟在了翻车鬼身后,快步地在小巷里移动,随着翻车鬼和那群鬼使一起向着举办鬼宴的工厂反向离去,足足跟了有两三公里远。

“先停一下,翻车鬼它们好像暂时停止了移动,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如果它现在解除了阎罗令,正是我们袭击它的最好时机,大家做好准备。”跟到了一处小区楼群里面,张嫌似乎从翻车鬼身上的感应

印记里察觉到了什么,赶紧冲着身后的班蝶和蒲梓潼一抬手,做出一个令行禁止的动作,动作做完之后,张嫌轻声冲着班蝶和蒲梓潼同时传音,让一人一魂提前做好准备。

听到张嫌的传音,班蝶和蒲梓潼已经明白了张嫌的意思,隐匿住魂力,在黑漆的楼群之间移动着身形,找了个视野还算不错的地方警惕地盯着翻车鬼停留的位置,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出击的姿势。

翻车鬼停下了魂形,并没有马上解除阎罗令的效果,而是将几只跟随它的鬼使召集到了自己身边,抬手向着那几个鬼使打出了几发特殊的魂力弹丸,弹丸泛着幽绿的魂光渗入到了那几个鬼使的魂躯之中,眨眼间,便让那几个身受不同程度损伤的魂鬼之躯恢复如初,如同起死回生了一般。

“谢阎罗鬼使大人治愈!”见灵魂上的伤势已经愈合,几个鬼使在瘤状脑袋魂鬼的带领下向翻车鬼磕头跪拜,并且高呼一般向其感谢道。

“这次事情本就是我的失误,害得你们都受了伤,自然要用这阎罗令之力将你们复原,才能帮九殿阎罗挽回一些损失,所以你们也没必要谢我,而且我这复生之力暂时只能帮你们修复魂躯,你们损耗的魂力修为我就没有办法帮你们复原了,你们之后还要自己重修才行。”听到几只鬼使向自己感谢,翻车鬼摇了摇头,对鬼使们做了个平身的动作之后,向几只鬼使说明道。

“为九殿组织和阎罗鬼使大人做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受伤乃是我们实力不济,岂敢责怪大人。”翻车鬼说明之后,瘤状脑袋魂鬼率先站了起来,冲着翻车鬼恭敬拱手道。

“嗯……,本来这次的计划准备的天衣无缝,都是按照那位大人定下的计划执行的,谁曾想到那白宁鬼居然会中途叛变,而且手下居然有两个那么强大的亲卫,能将凉鼾鬼一击击杀,还能将我偷袭成重伤,看来白宁鬼是谋划多时了,可惜啊,还是我太大意了!”瘤状脑袋说话之后,翻车鬼感知了一下四周,发现无鬼宴上的魂鬼追来,稍微松了一口气,冲瘤状脑袋叹息道。

“大人,香堂我一直注意着鬼宴之中的情况,鬼主领域发生的事情我也是看得一清二楚,我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那白宁鬼虽然最后还是叛变了,但好像是被逼无奈才做出的决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那两个亲卫发动暗袭之事并不是它谋划指使的,应该是另有主谋……”翻车鬼叹息之后,瘤状脑袋魂鬼抚了抚脑袋之后,若有所思地分析道。

“另有主谋?什么意思?”瘤状脑袋分析之后,翻车鬼紧皱起了眉头,不解地问道。

“香堂不才,只是简单推测而已,就连白宁鬼都没有实力能将凉鼾鬼一击击杀,更

别说它手下的那些亲卫了,而那个模样似蝴蝶又似蜻蜓的魂鬼身形诡异,在一瞬间闪烁到鬼主领域之中,让凉鼾鬼和鬼使大人您都没有察觉,又能瞬间爆发出堪比半王等阶的魂力威压,且能用出强大的斩击类魂技破开凉鼾鬼的魂体防御,这种种能力集合在一起,比那白宁鬼都要强上一层,岂是甘居人下之辈?后来出现的那布偶小丑模样的魂鬼,更是避开了您的探查,将某种暗袭类的魂技送入到您的魂躯之中,几乎快要把您炸死,想来实力也不输那白宁鬼,这种实力的魂鬼,白宁鬼又如何能驾驭得了?”见翻车鬼不解,瘤状脑袋魂鬼细致地向翻车鬼说明道。

(本章完)

Categories: 未分类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