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输了三天的液,凌菲的感冒彻底好了。

至于宋天墨,自从凌菲把身份证亮给他看,已经过了近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凌菲再也没有看到他来到莫氏。

凌菲彻底的放下心来。

知道宋天墨肯定是信了她那天的说词。

只是凌菲心底还是忍不住难过,即使这是她自己亲手斩断的缘分。

好在想到以后不会再给宋天墨造成二次伤害,再让他伤一次心,凌菲心里这才又好受了一些。

一场秋雨一场凉。

连着下了好几场秋雨,C市的温度更低了,最低温度已经降到了十度以下。

凌菲本就是怕冷的,早早的就穿上了毛衣,毛衣外面更套上了呢子大衣。

上下班她也没让司机接送,早上依然是跟着莫锐的汽车出门,到了公司附近才下车,再自己走上十分钟到公司,散步兼煅炼身体。

莫锐说的考驾照的事让凌菲十分动心,她没怎么多考虑就同意了,现在已经重新去报考了驾校。

昨天她还接到了驾校的通知,说再过几天就让她去考理论科目。

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

转过一个拐角,前方不远处就是莫氏。

凌菲想着考驾校的事,走在路上颇有些心不在焉的,以至于都没有看到一旁因为水管破裂,有水不停的从地下冒出来,形成了一个两三米宽的水坑。

一辆车从路上飞驰而过。

溅起巨大的水花。

凌菲一个不慎,被那溅起的水花泼个正着,侧面的半边身子都被水淋着了。

“混蛋啊!太讨厌了!真是没素质!”

凌菲怔了怔,看到那个水坑,还有随后又要接二连三冲上来的汽车,不敢耽搁,忙不迭的跑开了,跑离水坑数米远才停了下来。

低头看着水淋淋的身上,有些欲哭无泪。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呢子大衣,被水淋了的位置十分醒目,还有水珠儿夸张的从她身上往下滑落。

“这些开车的,一个比一个开得野!真的是太讨厌了!”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水坑方向,凌菲心里真是郁闷极了。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穿到公司去了。大清早的居然遇到了这样的倒霉事。

她这一身看起来就十分的狼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跌到水沟里去了呢,况且她办公室里还没有备用的衣服。

至于商铺……凌菲快速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商铺,因为时间还早,没什么铺子开门,就算有开门的,也都是卖早点的。

凌菲忍不住又恨恨的低咒了一声。拎着包包继续往前走。

办公室里面有空调,凌菲考虑让司机给她送一件衣服过来,至于没送来之前,只能脱了外套把温度调高一些。

凌菲的感冒才好没几天,她不想再每天去医院挂水折腾。

有了解决办法,凌菲拎着包包快走几步,一辆汽车从后面开上来,突兀的停在她身前数米处,让凌菲想不注意都难。

居然又是宋天墨的迈巴赫。

凌菲心中一凛。

知道车上坐的肯定是宋天墨的,一大早上的……他到这里来做什么?凌菲瞥了一眼车身,继续往前走去。

凌菲没有疑惑太久,驾驶室的车窗很快摇了下去,宋天墨冷峻的脸庞从窗口处露了出来,漆黑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上车!”

凌菲咬牙。

继续走不理他。

Categories: 未分类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