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树仁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如果刚才他还有侥幸之心,但是现在,却是没有了。

轻轻一按,看似如棉絮柔软无力,可是却能按出这么深刻的掌印。

这种对于力量的运用,已经至臻化境。

犹如古代高手,杯酒化木一般神奇。

冯树仁自问,自己没有办法做到。

“哥……”冯年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却迎面受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冯树仁打的,冯年整个人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其他几个人露出震惊之色。

可是还没等他们说什么,冯树仁便冷声喝道:“们所有人,都给我跪下,冯年,包括!”

什么?

下跪?

在场之人,虽说虽说不学无术,可也都是有身份的人,跪天跪地跪父母,魏峰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给他下跪。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见众人无动于衷,冯树仁深吸了一口冷气。

“我这也是为了们好,受着吧。”

众人不明白冯树仁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了。

因为冯树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梭在几人之中,然后一脚一个都给他们踹在了地上。

然后拉起一个人的双臂,用力一掰。

咔嚓咔嚓!

啊啊啊!

赵刚疼的凄厉之极,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为什么,啊,仁哥,不要!”

他刚要叫出来,可是为时已晚,冯树仁又把这货的双腿给踹废了。

赵刚直接疼昏了过去。

冯树仁照葫芦画瓢,剩下的几个小跟班,他也全都折断了四肢。

顿时,哭爹喊娘的声音此起彼伏。

冯年惊恐的看着冯树仁,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以前的冯树仁,虽说严厉,可是也没有这么决绝的一面啊。

“大哥,疯了吗,为什么呀这么对兄弟们?”

冯树仁恨铁不成钢的叫道:“混蛋,都是惹出来的事,让我给擦屁股。”

“我说了,我这是为了好。”

冯树仁一步一步的走到冯年的跟前。

冯年已经彻底傻逼了,用脚后跟都想得到,冯树仁接下来要做什么。

“哥,可是我亲哥啊。”

冯树仁哪里管的了这些,他这是在救这些人,所以也只能用雷霆手段了。

咔嚓咔嚓几声,冯年的四肢也被折断了。

这些人惨嚎的倒在地上,虽说折断了四肢,可是冯树仁留着手呢。

只要搜送到医院去接上,在床上休息几月自然就会痊愈。

可是,如果这件事换做魏峰来做,以刚才的手力来看,这些人的骨头渣子都会碎没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冯树仁想的一样,甚至比他想的还要狠一些。

因为魏峰本来是想做掉这些个混蛋的。

“做的不错,够狠,不拖泥带水。”

魏峰点了点头。

冯树仁腰板笔直,仿佛受到了表扬一般,露出一丝笑容。

“魏峰,果然在这里,没事吧?”

忽然,一个清甜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魏峰一听声音就知道,它的主人是谁了。

“郑伊人?怎么出来了?”

看着眼前衣服香汗淋漓的郑伊人,魏峰奇怪的问道。

“演出都结束了,我刚到后台就出来找了啊。”郑伊人急忙说道。

的确,郑伊人连妆都没来的卸,看上去精致无比,仿佛是一个瓷娃娃,别样动人。

“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魏峰问道。

这里不是出口,而是出口拐角处一个相对阴暗的角落。

“我刚才问了办案,他告诉我的,我刚才在舞台上就看到和那些人有冲突了,我不放心,所以演唱会一结束就找来了。”

魏峰笑了笑,郑伊人这个女人原来这么关心自己,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但是魏峰看得出来,郑伊人对于自己还是有好感的。

只不过她大明星的架子却是不允许她直白的说出什么话。

“我还要谢谢呢,今天能来我的演唱会,还送给我礼物,谢谢哦。”郑伊人看着魏峰,眼神泛起阵阵涟漪。

她的嘴巴里还喘着粗气,明显是跑着过来的,此时却十分认真的对魏峰说道。

这幅唯美的模样,哪怕是个男人都会心动不止。

魏峰暗叫阿弥陀佛道家清心咒,刚答应关雪不能乱来,可绝对不能陷入郑伊人的漩涡啊。

郑伊人看着魏峰,眼珠转了转,咬着嘴唇靠近了魏峰,随即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举动,魏峰不由得一愣。

郑伊人俏脸红晕荡漾,双唇紧闭,精致的琼鼻下,是樱桃一般的嘴唇。

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亲吻上去。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笨蛋啊,我都这样子了,难道还不够明显吗,我堂堂一个大明星,主动送上门来,竟然这点情趣都不懂啊。”

郑伊人内心差点骂死魏峰这个笨蛋,因为魏峰半天都没反应,她跟个傻瓜一样杵在那里,尴尬死了。

“想干嘛?”魏峰愣愣的说道。

“啊,没……没什么?郑伊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可此时她的俏脸却更红了,这个家伙,竟然不搭理自己,气死老娘了,这可是人家第一次这么主动好不好。

而此时,倒在地上的众人一片静默,甚至连疼都忘记叫喊了。

尤其是冯年,恨不得一头撞死,他看到了什么。

这还是当初他认识的郑伊人吗,他做梦都想不到,郑伊人竟然和这个叫魏峰的男人索吻!

而且,更然他撞墙的是,魏峰居然还拒绝了!

这个傻缺!

不过转念又一想,他应该值得庆幸啊,魏峰拒绝了亲吻,他该高兴才对。

但是,他依旧觉得受到了羞辱,他拼死拼活讨好的女生,现在却投怀送抱,跟被人亲热。

“这个混蛋,离郑伊人远一点!”冯年倒在地上痛苦的嚎叫道。

郑伊人这才发现原来不远处的地上还躺着一群人呢,她一眼看过去,就认出了冯年等人。

这家伙追她很久了,每场演唱会必须到场。

的确,冯年有背景,有家世,但是她混的也不差,所以根本看不上冯年,上次在酒宴已经警告过了,可是他依旧不肯死心。

“上次我都跟说明白了,我对没有好感,和谁亲近也跟没关系。”

郑伊人瞥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Categories: 未分类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