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查项目是从郑大家那里接到的,为了证明我这两日并没有偷懒,那么就由我先说吧。”郑圃问过之后,喜好说话的管铎依旧是第一个站了出来,他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轻饮了一口白酒,然后兴奋地向郑圃回应道。

“管兄弟请说。”见管铎想要汇报,郑圃示意大家先安静下来,之后点了点头应允道。

有了郑圃的应允,管铎才眯眼一笑,环顾一眼四周的众人,开口道:“我先前接到郑大家的命令去香廊城新泽区附近搜寻和九殿阎罗有关的魂鬼痕迹,经过了连续两日的感知排查,共发现了两个有魂鬼居住的巢穴,不过在捣毁了那两个巢穴,杀了六只魂鬼之后,并没有搜寻到和九殿阎罗有关的痕迹,那只是两个普通魂鬼的临时居所,我这两日搜寻的情况就是这么多了。”

“切……,感情你小子是什么都没调查出来呀,居然还牛哄哄地第一个站出来汇报,也不嫌丢人……”管铎汇报完,黄承撇嘴一笑,不屑地嘲讽道。

“郑大家只是给了我疑似线索,又没有说那里一定是九殿阎罗的巢穴,我奉命进入勘察,确定那里的不是九殿阎罗的据点,这就已经足够了吧,有什么好丢人的?”被黄承嘲讽之后,管铎不服气地回应道。

“黄先生,管铎小兄弟说的没错,我只是将一些疑似的线索分派给了各位,并没有说那些线索一定可以指向九殿阎罗组织,管铎小兄弟任劳任怨,冒险探查出两个魂鬼的巢穴并加以确认,已经是不小的功劳了,既然黄先生说了,那么黄先生也汇报一下自己这两日的调查结果吧?”管铎回应完,郑圃点了点头,也帮管铎说起话来,向黄承询问道。

“郑大家说的是,是我放狂了,我道歉,那接下来就由我来继续汇报,我接到的指令是探寻香廊城的西延区,而且郑大家说那里面有一处废弃的老院房,疑似魂鬼落脚的据点,让我着重查探,我确实去了,结果嘛,那里并没有魂鬼待在里面,但是细致地我探查到了里面的残痕,发现确实有鬼曾经驻扎过,是不是九殿阎罗的鬼使我无法确认,但是能确认的是,那里曾住着个中级鬼阶的魂鬼。”郑圃问完,黄承先是收起了笑容向郑圃表示歉意,道歉之后向众人说道。

“确实是个魂鬼的旧据点吗?地上据点,还住过鬼阶魂鬼……,嗯,有些可疑,不过黄先生你不是善于侦查的那一类魂师,我会在换别人去那旧据点里看看,试着寻找出更多的线索。”黄承汇报完,郑圃点了点头,似乎觉得黄承的汇报内容十分重要,却又认为黄承的侦查手段不够,若有所思地回应道。

“哈哈,黄大仙你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没有找到和九殿阎罗准确相关的线¥爱奇文学 …!更好更新更快

索?嘁嘁……”郑圃回应后,管铎向黄承反击似的嘲笑道。

“你个小子敢嘲笑我?想挨揍吗?”被管铎反过来嘲笑之后,黄承脸上露出了一丝愠怒,举着拳头冲管铎问道。

“好了,好了,两日的时间,黄先生能调查出来这些情况已经很不错了,管兄弟不要再闹口舌之争,管兄弟和黄先生汇报完了,还有谁汇报一下自己的调查结果?”见黄承和管铎似乎已经开始了争闹,郑圃赶紧制止住两人,随后向其他人继续问道。

鸡蛋卷发型清纯美女长裙飘逸手捧花束唯美写真

“那我也说一下我的调查结果吧,香廊城蒙大区,是我被委派的调查范围,两日的时间,赶脚程走行探查了两日,捉杀了七只游魂孤鬼,向它们询问了一些有关香廊城鬼蜮的情况,以及和九殿阎罗相关的线索,据悉,香廊城鬼蜮将在未来一段时间举办一次盛大的鬼宴,而鬼宴的举办者,便是来自九殿阎罗组织,至于更细致的内容,那些小魂幽鬼也不太清楚,所以再往后的调查就没能开展了。”郑圃问完话,樊高恭敬地向郑圃点头示意了一下,一板一眼地汇报道。

“鬼宴吗?嗯……,和张嫌小兄弟提供给我的那个情报以及我之前抓鬼舌头问出来的消息几乎一致,若是再抓些级别高些的魂鬼,说不定可以顺藤摸瓜地调查一下。”樊高汇报完,郑圃同样点头回应道。

“鬼宴?如果九殿阎罗真要在香廊城举办鬼宴的话,自然会有更高级的九殿阎罗鬼使现身,倒不施为一个追查九殿阎罗的好时机,不过鬼宴开启,百鬼夜行,尤其是在这香廊城,可能会聚集起难以计数的强大魂鬼,届时,探鬼宴无疑是去送死,恐怕不是什么好去处,还得从长计议啊。”郑圃说完话,杨圜眉头紧皱了起来,揉着下巴思绪道。

“我们寻猎队是寻找九殿阎罗的,不是去送死的,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尽可能避免出击鬼宴吧,总不能为了功勋把命都不要了吧?”杨圜说话后,仇泓舒也一脸严肃地说道。

“嗯,至于之后需不需要冲闯鬼宴,这事我们之后再议,现在樊高樊先生已经汇报完了,其他人还有什么情报吗?”仇泓舒说话之后,郑圃点了下头,随后先止住了关于鬼宴的话题,开口向未曾汇报的几个人问道。

“我因为白天需要跑个现世的业务,所以在香廊的两日只是在夜间调查,项沧区那边我逛了两个夜晚,由于没有什么侦查类的手段,所以很遗憾没能调查出来什么,只是发现了四个魂鬼的密穴,志安街两个,一个在中间下水道里,一个在街西的自酿酒铺里;大山街上一个,在街西第二家炒货店里;丘游街里一个,在一个名为‘安华’的旧小区里,我只是感察了一下这些有密集魂力反应的地方,并没有直

接动手,生怕打草惊蛇惹了鬼蜮注意。”郑圃问完,仇泓舒向郑圃细致说明道。

“仇先生辛苦了,两日时间探出了四个魂鬼的据点,这侦查手段已是精妙,而且仇先生心思缜密,行事机警,没有直接闯杀那些据点,没有打草惊蛇,为我们之后能暗中探查做好了铺垫,不错。”仇泓舒汇报完,郑圃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洋溢出一些笑意,对仇泓舒评价道。

“仇先生也说完了,接下来我来汇报吧,根据郑大家的指派,我去的是那德宇街,那里虽然魂鬼不少,但还算风平浪静,有一个大的鬼巢位于那里,应该是香廊城里一知名鬼主的巢穴,鬃虎鬼,除了鬃虎鬼以外,那一片区域内几乎没有其它鬼势的魂鬼敢进入其中,我抓了几个魂鬼,问了一些关于鬃虎鬼的情报,大概了解了鬃虎鬼的实力等级和势力格局,之后需要的话,我会把鬃虎鬼的情报再详细板书出来。”仇泓舒之后,叶泽道。

“我不明白,不是调查九殿阎罗吗?叶兄怎么跑去调查什么鬃虎鬼了?就算知道鬃虎鬼的情报,又有什么意义吗?”叶泽说完话,管铎不解地问道。

“是我让他去调查的,根据我们山海屋香廊分部先前得到的情报,鬃虎鬼和九殿阎罗的一名鬼使有过接触,那名鬼使我们没有抓住,所以想从鬃虎鬼身上试着下手,看看能不能再寻到一条和九殿阎罗有关的线索。”管铎疑问之后,郑圃回应道。

“原来是郑大家的指令啊,怪不得呢……”郑圃回应之后,管铎尴尬一笑,恍然道。

“篱寨区那里风平浪静,郑大家让我查的仙辉茶楼我也盯了两日,虽有魂鬼进出,但是却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在叶泽汇报完后,最后一个貌似不善言辞的尚兮魂说着话,一副萎蔫儿状,心不在焉道。

“你有没有认真探查呀?什么叫没有异常情况?那些进出魂鬼的来历弄清楚了吗?”尚兮魂说完话,管铎皱了皱眉头,质疑道。

“管铎,不用多问了,若说正面和九殿阎罗打过交道的,除了我和郑大家,以及新来的张嫌和梓潼,应该就只有尚兮魂尚兄弟了,家族被九殿阎罗所灭,多次交手九殿阎罗的鬼使,没有谁能比尚兄弟更能辨出鬼使的身份,他既然说没有异常情况,那便说明没有发现九殿鬼使的踪影,看来茶楼那条线索暂时断了。”管铎质疑完,杨圜似乎知道尚兮魂的根底,向管铎也是向其他寻猎队的队员解释道。

杨圜解释完,郑圃将眼光再次投射到了杨圜的身上,示意杨圜也把自己探得的情报向众人汇报。

杨圜望着郑圃的眼神,明白了郑圃的意思,在解释之后继续开口,声音坚实却又不失甜美道:“既然大家都汇报完了情报

,我也说一下我这两日的调查情况吧,郑大家给了我一处香廊城郊外的地点,据说山海屋分部一直紧盯了很久,有可能是九殿阎罗的秘密据点,我和郑大家二人暗中闯入进了那个据点之中,虽然未追查到翻车鬼,但是抓了两个九殿阎罗的小鬼使,压在郑大家定下的寻猎队基地里,现在还没时间审问,但有了两个活口,应该会找到更多的情报。”

(本章完)

Categories: 未分类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