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能小心谨慎地跟在战青衣身后。

他没想到,战青衣会选择正大光明走上大街,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街上已经戒严,只有执法队在巡逻。

突兀地出现两个人,自然立即成为众矢之的。

“什么人?”

一队执法队员杀气腾腾冲到近前。

当他们看清眼前之人是谁时,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战,战大人?”

众人齐齐弯腰躬身,毕恭毕敬,不敢有任何逾越。

战青衣表情平淡,淡淡道,“一群废物!被奸人利用都不自知,简直枉我一心教诲!”

众人面红耳赤,不敢答话。

他们都是普通的执法队员,只能听命行事。

清纯美女户外捕捉标本写真清新自然

至于高层有什么决定,或者说发生了什么大事,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让开!”战青衣一声怒喝,所有人无不退避。

朱小能心情忐忑,紧跟在后,吓的心惊肉跳。

战青衣可以不考虑这些执法队员,朱小能却不能。

他只是个普通人,万一被针对,死了都没人收尸。

战青衣大步流星走向雨霖医馆。

更多的执法队员汇聚过来,发现战青衣之后,一个个面色复杂,表情惊恐。

他们让开一条通道,任由战青衣跨了过去。

雨霖医馆就在近前,然而正当朱小能惊喜之余准备冲进去时,两道人影骤然闪身拦了上来。

“战长老!”

两人都是执事长老,大宗师高手。

“们也想拦我?”战青衣目光一寒,手中两截长枪轻轻一抖化为丈二长枪,遥遥指向二人。

二人面色一变。

战青衣一直以来,都是众人心中仰望的高山,而且他做事严厉,不徇私情,让人望而生畏。

最关键一点,战青衣实力强大,别说寻常大宗师,就算数名大宗师联手,都难以讨得好处。

“滚开!”战青衣长枪前指,空气中一声爆震。

轰!

两人吓的骇然色变,匆忙退到一边。

“哼!”战青衣目光平视,面无表情地大步走去,然后默默站到雨霖医馆门前,缓缓转身,将枪往地上一顿,对朱小能说道,“我在门口等,速速办妥后出来!”

“是!”

朱小能紧紧抓着戒指,闷头冲了进去。

战青衣一人一枪,守在门口,让诸多执法队员和城卫军不敢妄动。

“快去请狄威长老!”身穿蓝衣的大宗师急匆匆对手下喝道。

现场的气氛十分紧张,战青衣的衣袖轻轻颤抖,明显感觉到一阵气劲在内鼓荡。

既然明知战青衣受伤,四周潜伏的那些大宗师,也不敢轻易行动。

毕竟,战青衣积威已久,在乾坤院内拥有极高的声望。

朱小能进入医馆,眼前两盏节能灯十分刺眼,大厅内并没有人,空空荡荡非常安静。

“杨医师!?”朱小能小心翼翼地问道。

室内回音很重,让整个环境更显空荡。

朱小能感觉阴森森的,不由自主地吞下一口唾沫,往里面走了几步,再次出声道,“杨……”

“找我有何事?”

倏地,一道略有些慵懒的中年女人声音,自朱小能身 后响起。

“杨医师?”朱小能吓了一大跳,赶紧转身面对杨医师,急道,“我要事求见,请您……”

“走吧!我已经闭馆了,不接受任何出诊。”杨医师美貌若仙,声音透着成熟女人的味道,明明几十岁的人,看起来却还像小姑娘一样。

朱小能心中暗忖,这女人还真是有味道,虽然老了,可还是漂亮的不得了。

盯着杨医师看了半天,对方明显很恼火,沉声道,“小子!看什么呢?”

“啊?哦……”朱小能赶紧把戒指递过去,“杨医师!我受人所托来请您走一趟,戒指的主人正在等您!”

杨医师妙目流转,落在戒指之上,淡定表情瞬间变化,一个箭步冲过去,将戒指抢在手中,“,从哪里弄来的?”

朱小能按照南宫锦的吩咐,沉声道,“是一个男人托我把戒指转交,还说会在原地等,不见不散!”

杨医师身形剧颤,踉跄着退了好几步,盯着戒指,喃喃道,“他,他还活着?”

朱小能意识到就要成功了,赶紧说道,“杨医师,您快跟我来吧,迟了怕出事!”

“什么意思?”杨医师紧张地问道,“人在哪?出什么事了?”

朱小能临场发挥,“那位前辈被执法队追杀,命在旦夕,只有您能救他。”

“执法队!又是执法队!”杨医师面露狰狞,“多少年了,还不放过吗?”

朱小能不敢答话。

砰!

杨医师一脚踢翻桌子,怒不可遏地叫道,“简直岂有此理!”

“杨医师,我们……”

“等着!”杨医师娇躯一闪,进入内堂之中。

很快,杨医师拿着药箱,还有一把圆月弯刀,甚至还换了一身劲衣,杀气腾腾走出来。

“带路!”

朱小能松口气,总算把人请到了。

医馆之外。

狄威带着数名大宗师,与战青衣对峙。

“战青衣!背叛乾坤院,杀害执法堂战士,还与林萧小儿联手暗算流云长老。竟敢主动现身,是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

狄威先声夺人,当着数百名执法队员的面,一一数落战青衣的‘罪行’。

“哈哈哈……”战青衣长发飘扬,仰天大笑,“狄威老儿!我以前就觉得不顺眼,直到今天才发现过去的看法是对的,就是个狼子野心的无耻之徒!”

铮!

战青衣长枪前指,冷笑道,“怪我一时糊涂,竟然中了的计,才害的朱医师被抓走,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哼!战青衣,不要再狡辩了,今天无论如何都插翅难逃!”

六名大宗师慢慢走出来,环形围绕出一个阵势,将战青衣隐隐围在中央。

狄威受了伤,自然不愿意出战,他后退一步,下令道,“战青衣受了重伤,他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大家一起上,定要把他拿下!”

诸多执法队员面色复杂,心情非常纠结。

让他们对付曾经的首领,多多少少心里都会不太舒服。

然而六名大宗师却面露狞笑,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兴奋异常,蠢蠢欲动。

Categories: 未分类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