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到璃七,众人便纷纷闭上了嘴,而后低首退到了一旁,璃七蹙了蹙眉,心中甚是疑惑。

昨日她的事是发生在半夜,苏府那么大,她们的院子又那么偏,苏于儿做的小心翼翼的,不可能整个府上的人都知道。

再说那十几个死去的小厮,一定早被苏于儿偷偷处理了,那本就是帮苏于儿做事的,就是消失了也没人敢多问。

也就是说,府上的大家如此怪异,应该不是在议论她的事……

可若不是她的,还能是谁的?

对了,苏老回来了!

她抬步便要往正厅的方向走去,也不知道月见的母亲已经被白之然给救出来没,其实她只要开口,北萧南就会帮她。

但是面对北萧南,她总有些开不了口。

毕竟自己一口一句不会嫁他,却又顶着他未婚妻的名享了好多福,现在还找他帮忙,她真的说不出口。

“老四,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再寂寞,也不能干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啊!”

刚一走到正厅外,她便听到了苏老威严冷漠的声音。

接着便是苏夫人颤颤巍巍的声音。

花季女生纯纯的风采

“老爷,这一切都是误会,于儿是什么人您还不清楚吗?她怎可能干出那种肮脏事啊?你看她院中,一个下人也没有,怎可能有那么巧的事?一定是有人想算计她,一定是这样的!”

“谁会算计她?晋王吗?她抓了晋王的人,晋王只是杀她几个下人,已经是手下留情,结果她死性不改,还在屋里偷偷找人,这还大白天的呢,我说怎么我都回来了,她也不出来见我,结果竟然在干那种肮脏事,气死我了!”

苏老的话里充满了愤怒,一边吼着,还将旁边的花瓶都给砸了。

外头的璃七听的一头雾水,什么晋王的人,什么肮脏事?

难道北萧南已经将月见的母亲救走了?

顺便还杀了苏于儿的人?

可他就算是杀了整个苏府的人,也没人敢多说一句吧,所以苏老气的一定是别的事……

她听到了苏于儿的哭着。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父亲,您别生气,我是被陷害了呀,我院子里的人都是璃七杀的,她就是个妖女,她动动手指,好多人便中毒倒下了,根本就是在用妖法!还有小草,那是晋王殿下的人杀的,晋王殿下不知怎么被璃七给勾引了,现在就帮着她,她就是个妖女啊父亲,您将她赶出去吧……”

接着又是苏老怒不可遏的骂声。

外头的璃七进去不是,不进去也不是,便静静地站很久。

直到一个人影匆匆跑到了她的身前。

“小姐,您是何时回来的?怎的都不回院里呀?”

看到月见,璃七默了默,“月见,你母亲呢?”

月见笑了笑,“小姐,您糊涂了?不是您让晋王殿下救她出来了吗?现儿我便将她安在晚风院里,她的身子还算好,就是受了一点惊吓……”

璃七眯了眯眸子,果然,是北萧南帮的忙……

那方才北萧南怎么不说?

听着正厅里头的哭声一直不停,她又缓缓说道:“苏于儿出什么事了吗?”

月见左右望了望,见到周边有人,又拉着璃七走远了一些。

“四小姐在屋里藏了好多男人,个个都是光着的,什么也没有穿的那种,四小姐也一样,老爷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去迎接了,只有见小姐没去,大白天的,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四小姐的叫,叫的又大声,又不知羞耻!”

顿了顿,她又道:“然后老爷他们就被引过去了,结果就撞见她与四五个男子,衣不遮体的躺着,这事儿一下子就传开了,正巧她的院中不是没人吗?大家就说她是为了方便偷做这种事,所以把人给赶出去了……”

听着月见的一字一句,璃七的脸上写满了惊讶,苏于儿虽傻,可大白天的就这样,而且还是在苏老回来的时候,也太不正常了……

忽然想到北萧南说的话。

想让苏于儿怎么死……

难道,这都是北萧南做的?

北萧南是在为自己报仇吗,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正厅内的苏于儿还在不停的哭着,一边哭一边道:“父亲,您相信我吧,我也是被下毒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控制不自己,也不知道我的屋里为什么会有男人,我都不知道,这一定是璃七,是她在算计我啊父亲!”

哭着,喊着,她又道:“娘,你再帮我说几句话,别让父亲关我进柴房,我现在身都疼,我好难受啊,把我关起来的话我会死的,还有你们问过那些男人没有?你们好好审问他们,他们都是璃七的人,一定是她……”

苏老叹了口气。

“璃七是怎样的人,我会不清楚吗?你们从方才开始就说她这样那样,但是她连老鼠都怕,怎么可能敢抓蛇?她那弱不禁风的,又怎么可能杀死那么多人?老四,你太让我失望了!”

顿了顿,他又道:“还有,你找的那些人已经被我送出城了,我让他们一辈子也不要回来,你以后也别想他们了。”

苏于儿痛哭流涕。

“呜呜呜,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人都是璃七杀的!我身边的小草也被晋王杀了,这都是因为璃七啊,因为璃七,连之然哥哥都觉得我恶毒,因为璃七,就连身为父亲的你都不相信我!你们为何要这样对我?为何啊!”

“如今我就是个残花败柳,将我关起来,还不如直接将我杀了,父亲,你是想逼死我吗?”

“大胆!”

苏老气咻咻地大吼了一声。

“这是你同我说话的态度吗?错是你犯下的,惩罚你不应该吗?不把你关起来,让你跑出去丢人现眼吗?老四,你给我听着,今日你丢的是苏府的脸,接下来的一月,你都在你的院子里好好呆着,别让我看到你出门一步!”

苏老的话音刚落,苏于儿便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最后还是被两个丫鬟扶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她的衣裳还算整齐,只是身上布满了红点。

显然一副被人欺负过的模样。

看到璃七的时候,她还凶神恶煞的瞪了璃七好久,直到被扶远了,也一直瞪着璃七。

璃七蹙了蹙眉,眸里没有一丝同情。

在她看来,这苏于儿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完就是活该。

一直想让别的人身败名裂,结果现在,她自己却身败名裂了,不是活该是什么。

Categories: 未分类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