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宋陵这么说,宫曦也没有继续。

“明天就回国了,你一定很期待吧。”

宋陵抬眸,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是爸要回国处理一些事情,非要带上我,不然我可不想一起去一点自由都没有,有什么好期待的。”

男人的语气听上去没任何异样。

宫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她张了张唇,还是换了话题:“那这次要去多久?”

“不清楚。”宋陵轻轻沉了沉声:“随便多久,都不关我的事。”

说完,宋陵抬眸看着宫曦:“你呢?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

“我过几天再去找你。”宫曦笑一笑:“难得你爸同意我回家,我想先回家待几天,之后再去找你。”

“好。”宋陵点头,继续收拾东西。

宫曦将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走上前递给宋陵。

是宋陵之前的旧手机。

秋天牛仔裤美女少女心满满纯情图片

宋陵看向宫曦:“这是”

宫曦道:“本来要扔了的,但我觉得,还是你拿着比较好。如果你真的不想要了,再扔掉吧,随便扔掉的话,让有心人捡去了,可是件不划算的事情。”

宋陵犹疑了一下,接过了手机。

“也对。如果爸的仇人拿了我的手机,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东西,那就不好了。”

宋陵如今对宋阅九的态度,真是越发服顺。

宫曦真恨不能直截了当将一切都告诉他。

但只是想一想,还是转身出去了。

翌日,中午。

沈七月被何琳和沈四海强行带到了预订好的酒店。

陈骨川早就在酒店内等候,夏初和南天宴也在酒店外的车内。

看到沈七月被何琳抓着手走进酒店,夏初给陈骨川发了一条短信。

“真想进去看看啊。”南天宴笑了笑,“不知道陈总和七月相亲,会是什么样子,其实说起来,陈总和七月也挺配的。”

夏初没有和南天宴闲聊的心思,她只想早点解决沈七月的事情。

短信发过去片刻,陈骨川就发了视频。

虽然画面晃动不清,但发生什么,还是可以随时知道的。

“沈小姐,初次见面,你真漂亮。”

陈骨川一见到沈七月,马上就很礼貌的打招呼。

但是沈七月脸上的表情悻悻,并没有开口说话。

实际上,沈七月今天连打扮也没有,素颜朝天,衣服也选的很普通。

这些天她一直被何琳软禁在家里,被强迫着和各种各样合适的男人相亲。

何琳请了心理医生,沈七月闹得厉害的时候,甚至会给她用些药物。

沈七月怎么也没想到,从小到大把自己疼爱成公主一样的父母,居然会这么对她。

为了不被彻底洗脑,沈七月只能勉强配合何琳。

但她现在心里想见的人,只有白少辛一个,却不断的要和这些衣冠楚楚的有钱男人相亲她已经快到极限了。

“七月。”何琳见沈七月一脸不情愿,马上小声提醒她:“这位陈先生人真的不错,是目前为止,我最看好的,应该也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沈七月听着何琳的话,抬眸看了一眼陈骨川:“我不喜欢。”

何琳脸色变了变,陈骨川像是没听到这句话:“沈小姐,我们去餐厅坐着聊吧。”

“好好好。”何琳替沈七月应下,打算强行拉她进去。

沈七月也没准备反抗。

不过陈骨川却按住了何琳的手:“伯母,方便的话,我想和沈小姐单独聊聊。我知道这么说很冒昧,可我真的觉得沈小姐很对眼缘,而且她又这么害羞,或许我们两个人单独说话,会更融洽一些。”

陈骨川的话完没给何琳留面子。

可是何琳却喜上心头,“陈先生说的也是,这样当然可以,要是陈先生的话,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刚好我也想在外面办点事,等一会儿再来接七月好了。”

看到何琳这么欢喜的样子,沈七月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她看向陈骨川,觉得这个男人一脸的油滑,单独和她聊,一定也是没安好心。

不过这样也很好,没有何琳在,她想做什么都没顾忌了。

送走了何琳,陈骨川马上去牵沈七月的手:“沈小姐,我们快走吧。”

“放开我!”沈七月狠狠打开了陈骨川的手:“离我远点,我和你不熟。”

陈骨川不以为意的勾唇,随即掏出手机,递到沈七月眼前。

一看到男人开着视频,沈七月立即瞪向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小姐!”

沈七月愣了一下,才注意到,是手机里发出来的声音。

她看了看四周,才接起陈骨川的手机。

“夏初。”沈七月眸子亮了亮,激动的声音都发抖:“怎么是你?你”

“沈小姐,你别怕,陈总是来帮你的。”夏初道:“这个酒店有后门,你和陈总过去,我们在那里碰面。”

沈七月明白了夏初的意思,开心的点点头。

但是立即,她又犹豫了。

“可是,就这样一走了之的话,我爸妈一定会疯了的”

夏初没料到沈七月到现在,还不能下定决心。

“沈小姐,如果这次不走,再有机会就很困难了。”

沈七月皱眉。

她的确很想离开,可是何琳和沈四海这次的态度异常坚决。

外人不了解何琳和沈四海。

就算他们表现的再疼爱女儿,只要沈七月违背了他们意愿,他们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纠正和挽回。

从来没有一次,沈七月的抗争能够有用的。

这一次,是她坚持最久的

如果真的走了,基本上,就是和家里断绝关系

而白少辛,也不一定会接受自己。

“沈小姐,”陈骨川似乎看出来沈七月的为难,“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一定要亲自做好决断,不然,后悔莫及。”

陈骨川很能理解她。

一边是父母,一边又是自己的心上人。

哪里有有情人,能这么轻易做的了决断?

“我只是想见他一面,不然的话,这辈子都没法安心了。”

沈七月咬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片刻,沈七月便跟着陈骨川一起离开了酒店,夏初的车就在后门等着。

车子分了两辆,见到沈七月出来,南天宴立即下车,和陈骨川坐在后面的空车上。可与此同时,何琳也看到了他们

Categories: 未分类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