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不要伤害他,他是个可怜的孩子。”

殇女瞪大眼望着她,“是谁?他又是谁?”

“我叫紫娘,是一颗紫藤小妖。他是一头小玉娇龙,他受伤了,姐姐,带着剑来,是不是也要跟其他人一样,像要降服他,将他融入的精髓里,做的灵根?”

殇女摇摇头,“不,我……”

却一时语塞,她该说什么呢?

她虽然不是来占有他的,可是她也是杀他的。谁让他欺负她的师父呢?

“小娘子,别跟她废话。”忽然,蔚蓝平静的海面翻起惊涛骇浪,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来。

殇女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她有些失神,因为这道声音让她痴迷,她感觉到十分的——亲切。

就在她失魂落魄的时候,忽然海浪里飞出来一抹白衣,他一巴掌拍在殇女的后背上,殇女的身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紫娘伸出手臂将他拦住,“千寒,不要伤害她。”

“她是剑宗的徒儿,今日来便是找我算账的。”

殇女望着面前的妖孽,她真是震惊非常,这人小小年纪,就能掐会算,而且她的师父还不是他的对手。

手执团扇的碎花裙优雅少女

只是,殇女原本是为师父寻仇而来,如今才知道,竟然是师父想要降服他做灵根,技不如人。

殇女很是愧疚,她爬起来,慢吞吞的走到小男孩的身边,“对不起,我不知道师父对心怀叵测。我以为——”

紫娘将殇女的手拉住,又将千寒的手拉过来,“我是只小花妖,天生对味道十分敏感,我嗅出来了,们都是天下最好最好的人。我不许们打架,从今儿起,我们都是好朋友了。”

殇女望着千寒,“他是我师父,我见到他伤痕累累的回来,而且他很生气,关心则乱,所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来了。对不起,我回去一定劝说我师父,让他放弃收做灵根。”

千寒怒气已消,这才温煦的笑起来,“我也不是真怪,不过就是一把雏剑,也不懂人情世故,我只是心烦,那个剑宗师父虽然法力无边,然而心胸狭窄,迟早有一天会给我惹上大麻烦。”

殇女真正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想到这么小的年纪,竟然能掐会算,拥有顶级神术。”

千寒道,“顶级神术算什么,我爹爹告诉我,最厉害的神术是不是顶级,而是神级。我们的头上总归有比我们厉害的人管着我们,我们就不能为所欲为。”

殇女望着浩瀚的海面,“原来跟爹爹住在一起?”

千寒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忧郁起来。

紫娘解释道,“千寒的爹爹把他丢在这儿后,便离开了这里,再也没有回来。”

殇女惊骇不已,千寒的爹爹去而不返,只有一个可能,便是被大神做了灵根。

“千寒,别难过,爹他一定会回来的。”殇女安慰道。

就这样,他们三人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殇女总是在师父外出时偷偷溜出来,跑到大海边与千寒,紫娘一起玩耍。

如果他们永远这样无忧无虑,倒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可是他们总得面临一个问题:长大。

长大后的紫娘和殇女,同时喜欢上了千寒。

殇女总觉得,紫娘在大海便守护了千寒那么多年,他们的感情深厚超越自己,所以为了不惊扰他们的爱情,殇女渐渐的,强迫遏制住自己见千寒的冲动。

她去海边的时间愈来愈少。

而且,那一段时间,她和千寒各自遇到非常强大的敌人,总有大神锲而不舍的想要降服千寒,也总有大神锲而不舍的想要训化她这把剑。

好在她有剑宗庇佑,剑宗的法力堪称神级,所以没有大神能挡过剑宗这一关。

然而,她却愈来愈担心千寒,因为就连她的师父剑宗,也在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付千寒。

有一天晚上,殇女听到师父哈哈大笑的声音,她将耳朵贴近墙壁,听到师父兴高采烈的声音,“哈哈,我终于想出来了收服那条玉娇龙的办法。”

殇女大惊失色,她不想千寒被师父欺负,为了探得师父对付千寒的办法,她特别乖巧的讨了几天剑宗的欢心。

“师父,真的可以收服那头顽劣的玉娇龙了吗?”她天真的问他。

剑宗笑道,“是啊,真是天赐良机。那玉娇龙在等几个月就要历天劫了!”

“什么是天劫?”殇女心悸的问。

“玉娇龙历了此劫,就会彻底变为神邸之身。到时候谁也不能将他融入自己精髓内。不过历劫时,他的法力是最虚弱的时候,师父就趁虚而入,将他占为己有。”

殇女心里打定主意,不论如何,她一定要帮助千寒度过比劫。

“师父,可有什么办法化解这个天劫?”殇女问。

剑宗喜欢这个乖顺的徒儿,对她也不防备,道,“没有化解办法。除非,他能够训化一把像这样的魂剑!”

殇女舒了口气,虽然她不想变成别人的剑使,可是如果这个人是千寒,那就另当别论吧!

在一个月黑星稀的晚上,殇女偷偷溜了出去,她想把这个惊悚的消息告诉给千寒,让他早做防备。

可是她来到大海边时,却看到他和紫娘亲密的依偎在一起。

她听到千寒的声音,“紫娘,谢谢。”

紫娘埋怨他,“我们两个人之间,何须说这些客气话。”

殇女的心,从来没有这么失落过。虽然她有心成全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事实时,她又无比失落。

她转身离去时,流下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

落地化为一页信笺纸,当殇女离开这儿时,信笺纸飞到千寒的手上。

“紫娘,念给我听吧!”千寒的声音有些孱弱。

紫娘惊喜道,“这是殇女这给我们的信,千寒,这是太好了,殇女原来没有忘记我们。”

“她都说什么了?”千寒问。

“她说剑宗会在历劫的时候趁虚而入,让万万小心,还说破解的唯一办法就是——”

尤其是林芳雅,紧紧的拉着林莫臣的手,她出了担心之外,更多的则是害怕林莫臣再还手啊!

“哥……哥!”

林莫臣自然是不可能动手,但是却眼神冰冷的看着林天霸。

“打完了?”语气不羁,带着狂躁,甚至还有着嘲弄。

气的林霸天又扬起了手,还想要继续再打!~

“霸天!”郑文红急忙的制止!“你能不能不要因为心情不好就去打人?到底是孩子,霸天,你不要这样。”

林天霸不说话了,但是心里却是感觉到特别的生气。

有谁愿意想要打自己的儿子?可是能怎么办?

很明显的,这林莫臣说的话就是太气人了。

“你还惯着他!你看看他做的这些事,说的这些话!是人做的吗!”

一直因为从小因为他没有妈妈,家里大大小小都惯着他,就连家里最小的孩子,林博睿都尊重他,他还想怎样?

他喜欢拍戏,家里也是由着他的任性,愿意回来继承家业,小博睿还这么小,根本不和他挣产业,家里的一切都是他的。

田园风的清纯美女桃树林的唯美写真

上次因为打人事件,郑文红跑掉了自己的股票,买通了各大报社,没有让舆论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知道他因为母亲一直都介怀,作为养母的郑文红对他比对自己的亲儿子小博睿还要忍让。

现在倒是好,都任性到了目无尊长了。

郑洪文叹了一口气,对着林天霸摇了摇头。

“霸天,算了,孩子又不是故意的。”

有些事情,自己的这个身份是那么的尴尬,说出来也是不会被人所信服的,所以她唯一能做的,便也就只能这么安静的承受。

“雅雅,你过来,妈跟你说两句话。”

林莫臣她是不指望了,能够跟她心平气和的说话,郑文红就已经很满足了,再多的,也完全没有那个权力去要求林莫臣,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

“好。”林芳雅的眼角还是红红的,想要走着过去,却被林莫臣给拉住了手。

“哥?”林芳雅蹙眉,一脸的不解。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行了,没有必要去别的地方。”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眼神,却是看着郑文红。

很显然,他对郑文红还是有着防备的。

而这般,就真的是让郑文红感觉到了有些下不来台,眼圈也跟着红了。

“莫臣,你怕我对雅雅做什么?”

林莫臣没有说话,但是抿紧了的唇,还有防备的眼神,很明显在反抗着。

郑文红眼圈更红了。

这就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到底为什么?

到现在还这么的不被人待见,她到底图个什么?

“你放心!雅雅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我没有丧心病狂的会做到对自己的女儿做什么!雅雅,跟妈走!”

就像是刚刚林天霸说的,这林莫臣完全就是一直养不熟的白眼儿狼!

林芳雅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难受的,上前拍开了林莫臣的手,然后跟着郑文红一起去了楼上。

他们虽然是夫妻,但是父母的情绪也是需要安抚的,况且在林芳雅看来,这个事,本就是他们的不对,他们就是应该要道歉的。

客厅里,一时间就剩下这一对父子。

林天霸看了一眼林莫臣,冷哼一声,转身就上楼去了书房。

鬼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林莫臣蹙眉,到底是没说话,坐在了沙发上,心中也是一时之间难以平静。

各种的担心。

担心林芳雅会不会被郑文红为难,她们的夫妻到底能不能持续下去。

林莫臣一想起来,就感觉到了无尽的头疼。

可是却又一句话都说不了。

“你是不是心疼王东了?”唐宋瞪着眼睛。

杜刚不耐烦地说道:“哎呀,不是心疼,是王东如果死了很可惜,好好一个鲜活的生命,正直花季,如果死了,岂不是白瞎了。何况我还欠她一条命,要死也应该是我死。”

唐宋和杜刚正说着,见不远处有人在喊叫,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凄凉幽怨。后面几个人在追她,眼看着女人就被一个美国男人狠狠地揪住了头发。

然后美国男人就是啪啪几个嘴巴,女人叫着,跌倒在地上。

唐宋和杜刚的热血开始翻滚,这样的暴力事件在美国随处可见,可是在他们眼底下,几个男人打一个女人,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特别是杜刚想到如国王东一个人留在美国,可能也会遭受暴力恐怖,这让他难以忍受。

杜刚率先冲了过去,大声喊着:“stop,stop!”

杜刚的喊声惊动了三个美国人,他们抬头看到了两个东方男人站在了对面。

透过缝隙,杜刚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女人正是王东。

王东听到了杜刚的声音,她悲喜交加喊了一声:“杜刚!”

杜刚看到王东的衣服被撕破,头发凌乱,嘴里留着血,他暴跳如雷,挥着拳头向美国人扑去。

唐宋也没闲着,他从旁边的马路边捡了一根木棍,他挥舞着木棍向几个匪徒砸去。

清纯少女长裙翩翩起舞甜美照

王东见几个人打在一起,她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旁边的花池子里有水管在浇水。

王东跑过去,她拎着水管子就向几个美国人喷水。几个美国人冲水水的冲击,连连后退。

唐宋的木棍乒乓一顿乱打,三个美国人被打得哇哇直叫。杜刚也是手脚并用,一顿暴力殴打。三个美国人蹲在地上喊救命。

警笛声响起,唐宋怕三个人被抓,他喊着杜刚和王东闯过马路向闹市中奔跑。美国警察在后面一边追赶,一边喊叫。

杜刚见王东跑的慢,他一弯腰,扛起王东就跑。唐宋在前面带路,他们向东方国大使馆的方向跑去。

眼看着警察就要追上三个人了,一旦被抓住,就算有一千个理由,也会被当地部门罚款拘留。

唐宋冲着大使馆的方向喊着:“馆长,馆长,你快出来。”唐宋的喊声传出去好几百米远。

大使馆门口的警卫听到有人用汉语喊叫,他意识到自己本国人又遇到了麻烦,他急忙向馆长汇报情况。馆长立即调集警力冲到街上营救唐宋几个人。

东方国大使馆警力拦住了美国警察,唐宋三个人逃脱了追捕,杜刚放下王东,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美国警察职责东方国警察不支持他们工作,纵容包庇本国人犯罪。

馆长问清楚了唐宋事情的经过,又向王东了解了情况,王东难为情说道:“馆长,实在抱歉,我给你们带来了麻烦,我本来想找个餐馆打工挣点钱然后回家,可是却遇到了美国的几个流氓,他们欺负我,还要抓我……然后我就遇到了唐宋和杜刚,他们见我在街头被美国人殴打,就过来救我。”

馆长指着王东说的话向美国警察问道:“你看见了吗,我们东方国人在你们国总是受到迫害欺辱,你们不惩罚自己的公民,居然对我们产生恐吓,我会向你们政府控诉你们的失职和强硬。”

美国警察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走了。

馆长看着唐宋和杜刚赞赏道:“你们真是好样的,不仅捣毁了美国的犯罪集团易浪普,还不断救助我国公民。我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馆长弯腰给唐宋和杜刚鞠躬。

唐宋和杜刚急忙扶起馆长。

唐宋和杜刚以及王东被遣送回国的日子已订,他们将在三天后被送回国。

唐宋决定临行之前去丹妮的墓碑前看一眼。唐宋买了一束百合花,在杜刚和王东的陪同下,他们来到了一座豪华的墓地。

唐宋把鲜花放在墓碑前然后久久伫立,他看着丹妮充满阳光的笑脸,他泪眼模糊,异国他乡,一个少女将她的生命献给了一个异国男人,这将是唐宋一生最深的印记。

“走吧,我相信丹妮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与她的母亲相聚了。我们为她送上祝福。相信她能收到。”杜刚怕唐宋过度悲伤。

唐宋将眼角的泪擦掉,然后说道:“丹妮,我要回国了,你在那边一定要快乐,下辈子如果遇到你,做我的女儿吧,我会好好保护你。”

唐宋把丹妮留给他的收音机拿出来看了看又放回了口袋。

唐宋和杜刚、王东匆忙赶回了大使馆。他们开始准备次日登机。

杜刚有些激动,说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跟家人联系,是不是该先通知他们一下。”

唐宋点点头。

杜刚向馆长接电话,馆长为两个人特备了一部移动电话。

王东坐在角落低头不说话。

杜刚说道:“王东,你先给家人打个电话吧。告诉他们,你要回国了。”

王东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家人,父母在我出国之前都去世了。”王东一脸的落寞。

“那给你的闺蜜打一个吧。”杜刚提示道。

“我没有闺蜜,为一一个最好的闺蜜却抢了我的男友。”王东目光暗淡。

“这就是你出国的原因吗?”杜刚问道。

“是的,我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所以我背井离乡,我本想在美国混出个模样来再回去,可是没想到我的命运总是这样悲凉。即便回到家乡,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还会被他们嘲笑。”王东想到未来没有任何希望。

“你曾经的梦想是什么啊?”

“我度过大学,毕业后做了一名教师,我很喜欢那个行业,可是后来一切都因为我的闺蜜而变了。”

唐宋说道:“如果你喜欢孩子,我们可以推荐你到以为朋友的福利院去帮忙,你有知识有文化,那些孩子们也缺少你这样的老师。你愿意吗?”杜刚问道。

王东的眼睛亮了一下问道:“真的可以吗?我怕会给人家添麻烦。”

“没关系,都是铁哥们。他们也缺少人手,你去了,是他们的荣幸。”杜刚很高兴,终于可以为王东做点什么了。

王东点点头。

杜刚忘了给李东先打电话,他快速拨通了周超的电话,对面传来周超磁性的声音:“你好,我是周超,请问你是哪位?”

“我知道你是周超,我跟你说,我有一位女性朋友,她热爱教育事业,你那里不是正好缺人吗,你把她安排了吧,她是大学毕业,之前是一位老师,现在是海归。”

周超听了半天,没敢确认说话的人是谁,有点向杜刚的声音,可以电话上显示是美国打来的,他一时间有写蒙圈。

马丽在一旁也听到了杜刚说的话,她判断了一下说道:“老公这个人是骗子,漂洋过海行骗,手段很是高明,你骂他一顿,叫他守点规矩,省得将来生个孩子没屁眼儿。”

周超差点笑了,不知道马丽跟谁学的会说这些不中听的话。但是为了让骗子知难而退,周超照着马丽说的话骂了一遍,然后果断挂了电话。

杜刚周超骂自己,还说自己是骗子,他委屈得要哭,自语道:“人世间真是凄凉啊,人走茶凉,在国内,他们天天杜大哥长杜大哥短叫着我,我这一走,他们就变了。人心叵测啊。”

王东说道:“杜刚,你就别操心了,我自己想办法吧,其实我还是想留在美国。”

“不行,这里的人多坏,你长得又漂亮,也没有认识人,迟早会挨欺负。”

真的后悔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要是早一点意识到这种可能,也不至把事情闹到如今的这种地步。

现在想想,欧尊可是对他百般试探,而他是怎么做的?

现在公司因为沐欣的原因还被金时针对,现在公司是双面受敌,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急得辛燎已经快要脱水了。

辛相思在辛家算是一个有智商的人。

这会儿已经缓和过来了。

不过她插不上话。

其实沐千寻作为欧尊的未婚妻……

她也很不爽。

辛相恋突然站起来。

往门外走。

辛燎在身后问:“你去哪?”

白衬衫清纯美女为你清凉一夏

语气有些低沉,似乎隐忍着怒气。

辛相恋回头,对着辛燎一笑,“出去玩,反正现在你看我也不顺眼了,我出去走走。”

然后不理会辛燎,就离开了别墅。

辛燎在屋子里气的跳脚,指着辛相恋对洛嫦说:“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态度!”

洛嫦其实想说,辛相恋现在什么态度还不是辛燎自己干的。

自从知道辛相恋不是欧尊的未婚妻,对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

现在知道了沐千寻才是欧尊的未婚妻,一大家子,部都是低气压了。

但洛嫦面上还是安抚辛燎。

“老公,算了,相恋现在也不好受。知道了千寻是欧尊的未婚妻……哎!”

知道了沐千寻是欧尊的未婚妻,一大家子都不好受了。

辛燎刚刚还沉浸在黑暗里的心顿时就更黑暗了。

洛嫦看着辛燎脸上的阴霾,似有似无的开口:“老公,你说,我们这么对待千寻,她现在成了欧尊的未婚妻,会不会对我们报复啊?如果她联合欧家和金时同时对我们发难,那帝都真的就没有我们的一席之地了,可怎么办啊!”

辛燎听了,眉头皱的更狠了。

不论是金时还是欧家,任何一个都能将他击溃。

而这两家联手……

就真的难办了。

辛燎心有不甘地开口:“我去找千寻谈谈?”

现在只能低声下气的找沐千寻了,只不过……

“千寻会听你的吗?”

洛嫦的话就像一记毒药一样在辛燎的胃里发酵。

没错,沐千寻不但不会听他的,反而还会支持金时和欧家对付他。

毕竟,他做了那么多的事……

辛燎的眉头狠狠的皱着,脸色已经拧成了一片,阴沉的吓人。

洛嫦见到他这个样子。

慢悠悠的开口:“老公,其实我觉得,这件事的起因就是沐欣。只要沐欣跟金时不能在一起,他们闹掰了。以金时和欧家的关系,沐千寻和欧尊的婚事也会黄。他们两个现在的婚事就是在一起的,只要沐欣和金时不成,欧尊和沐千寻也不会成。只要他们都不成,金时和欧家也就犯不着对付我们了。”

沐欣不能嫁给金时。

那她和金时之间就会变成仇人。

做不成恋人,只能做仇人,就像现在的辛燎和沐欣一样。

一旦和金时成为了仇人,沐欣还会允许沐千寻嫁给仇人的侄子?

完不可能!

沐欣和沐千寻这对母女,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搜索“”就能找到我们哦!

秦家公子和柳家千金珠联璧合,男才女貌之类的话。

又说到最近秦家的股市波动,柳家倾力支持之类云云。

反正秦亦书和柳萧潇也是出身名门,这些八卦,谁都爱听。

播报一条新闻,不过50秒,一分钟都不到。[

但是,却仿佛过了五年、十年、五十年那样漫长!

看着电视里温柔伸手拂去爱人脸上污物的柳萧潇,还有出于礼貌一直微笑的秦亦书。

叶知秋只觉得,一股凉气窜上心头,手脚冰冷!

亦书他,他真的……

不,不会的,这应该是外面随便传的不是吗?

应该是这样的,他前几天还跟我求婚,昨天还给我送花了!

他不可能……

卡哇伊女孩秀美迷人

想起昨天晚上,凌慕枫跟她说起的,秦亦书的前女友的事。

难道,他们真的……

后退一步,手一抖。

“啪!”

一声脆响,玻璃杯摔在了地上。

茶水,将地板都染成鲜绿。

一杯热茶,都泼到手上。

“知秋!”凌慕枫吓了一跳。

她却似乎一点都意识不到,只是直愣愣的看着电视屏幕。

目光,没有了焦点。

“知秋!你烫到了没有?”

凌慕枫冲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看来看去,她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皱了皱眉头,凌慕枫还是先去卫生间,将一块毛巾打湿了敷在她的手上。

而后,碎玻璃扫了起来,而后拿了拖把,将水渍拖去。

再回来,叶知秋已经回卧室了。

凌慕枫觉得有些不安,便蹑手蹑脚的推开门,往卧室里看。

叶知秋坐在书桌前,就着昏黄的台灯看试卷。

看上去,她面色平静,手腕上还搭着那块毛巾,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吧。

guli>

“你要给我们的孩子出气,我还能拦着你啊?”

她敢打赌,她要是拦了,这家伙只会更来劲儿。

觉得她是在向着江归,不舍得让江归挨打。

她越是听话,他就越会深思熟虑。

不过也很有可能真的去暴揍江归一顿,那也是江归活该。

“当时你就这么放过对方了?”

简诚静静的想了下,瑶瑶一定是因为看在她老师的面子上从没有把事情搞得太难看。

“到底是教授的学生,而且,教授都把他给调走了,我要是再不依不饶,赶尽杀绝,那不是不给教授面子吗,不过你作为父亲的,为了咱儿子过去胖揍他一顿,我是完全支持的。”

简诚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真心话?”

“当然是真心话!”

陆瑶不乐意了,这样怀疑她,“你不知道,当时我知道他揍了咱们儿子以后,我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我还踹了他一脚,把他踹出三米远!”

花季女生纯纯的风采

陆瑶说着,还伸出三根手指比划着。

简诚:“……”

力气还真是不小,防身术没白练。

“你这么和我说,是不是不想让我去找他麻烦?”

这小丫头什么心思,他还是能猜出一些的。

陆瑶直呼冤枉。

“当然我是不想你把事情闹大,但是去揍他一顿还是可以的,让他知道一下我们的厉害!”

简诚:“……”

“行了,我知道了,不去找他麻烦就是了。”

陆瑶瘪瘪嘴,小声嘀咕道。

“那你可别说是我不让你去的啊。”

“知道了。”

简诚好笑的回她。

简诚看了看她怀里的孩子,“他一直都是和你一起睡的?”

陆瑶闭了闭眼,“什么叫他啊,这是咱儿子!”

“还有啊,他还小呢,你不让他和我们一起睡,还要给他收拾房间啊?”

晚上要是尿床了她都不知道,受罪的还是孩子。

还有,他干嘛用那种嫌弃的眼神啊。

好像儿子是多余的。

在简诚眼里,这孩子还真是有点多余。

“我把他送到爹那里去。”

简诚跳下床,要去抱陆瑶怀里的孩子。

陆瑶一下子抱紧了,跟母鸡护着小鸡仔似的。

“你干嘛,他这么小,占不了多少地方的。”

她都和儿子一起习惯了,交给别人她也不放心,今晚会睡不着觉的。

简诚睨了她一眼,反问道。

“你以为你今晚能睡着觉?”

陆瑶:“……”

忽然间有点没话说了。

简诚又凑过去,在她耳边低语了句。

“吃饭前在外面不都说让我心疼心疼你吗,他在这,我怎么心疼你?”

陆瑶:“??!!!”

魔鬼!魔鬼!

陆瑶脸红了红,还是没松开孩子,就是说话有点结巴了。

“简简,简简还小,他,他一会儿就睡着了。”

意思很明显,睡着了就可以了。

简简不明白爸爸妈妈在干什么,只管搂着妈妈的脖子不撒手就是了。

这个和他很像的男人好奇怪,但他又对这个男人有好感。

简诚坐下来,揉了揉小妻子的脑袋,“你不怕教坏小孩子吗?”

“那你还说他屁大点孩子懂什么呢,这会儿又怕教坏他了,他不懂得,睡着了就好了。”

简诚忽然觉得瑶瑶更加在乎儿子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

“瑶瑶,要是在我和儿子中间选一个,你选谁?”

陆瑶眨了眨眼,迟疑了。

然后,她觉得自己摊上事了。

简诚的脸瞬间不怎么好看了,把她怀里的孩子抱走,陆瑶坐起来,声音弱了几分。

“你干什么啊?”

“把他送走。”

简诚语气不怎么好,抱着孩子就往外走。

陆瑶嗷了一声,简直了。

这男人怎么还吃上醋了,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越来越幼稚了?

陆瑶摇头笑了下,钻进空间里快速的洗了个澡。

儿子,妈妈尽力了,你今晚就和爷爷一起睡吧,妈妈要先把傲娇的爸爸给哄好。

**

简诚抱着儿子一出门,紧绷的神情瞬间破功,嘴角缓缓勾起。

低头在儿子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下。

“简简,以后跟爷爷睡啊,你长大了,不能再和妈妈一起睡了。”

简简看着他,觉得这个男人好奇怪。

他都要睡觉了,为什么要把他抱走?

他要睡觉!

“麻麻!”

简简小朋友叫起来,在爸爸怀里扑腾着。

简诚紧了紧抱住他的手,“听话,不听话爸爸要生气了哦。”

简简哪里听得懂,憋叽憋叽想要哭,走到楼下,迎面对上刚从大姐房间里出来的简向前。

简向前有点搞不懂这父子俩是在干什么。

“怎么下来了?”

“爹,你找大姐有事啊?”

简向前点点头。

“嗯,和她商量一下小妹的婚事,你不睡觉怎么下来了?”

简诚把孩子递给他。

“爹,以后简简就和你睡吧。”

简向前眼皮子动了动,忽然间有点明白简诚的意思了。

“真舍得让孩子和我一起睡?”

他可真是太想了。

简简肉乎乎的,抱起来肯定很舒服。

他一直都想搂着简简睡,好多爷爷都是搂着孙子的,可瑶瑶没那个意思,他也不好要求。

简诚把孩子往他怀里一塞。

“爹,孩子交给你我和瑶瑶都放心,我今天有点困了,我接下来一周都不上班,等明天早上起来,我再和你商量小妹的婚事,我现在先回去睡觉了。”

“好,那你快上去吧,要是困的话明天不用起那么早。”

简诚捏了捏儿子的脸。

“听爷爷的话,爸爸明天带你出去玩。”

说着,简诚看向简向前。

“爹,简简要是不适应,闹得话就给我们送回来。”

简向前失笑。

“那你是不知道简简得睡觉能力,只要有个人哄,一会儿就能睡着。”

**

简诚上楼,陆瑶已经洗好澡在等他了。

看他自己一个人回来的,陆瑶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简诚一边往床边走,一边解扣子。

待他在床边坐下来脱鞋时,陆瑶语气‘抱怨’。

“你真的把儿子送走了?”

“当然,不然还要他在这耽误事儿?”

陆瑶:“……”

好的吧。

这一晚,陆瑶终究是没有睡好,折腾到后半夜才睡。

因为第二天还有课,陆瑶直接闪空间里睡觉了。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两更哈,北鸟要去睡觉了,大姨妈来访,接下来又是死去活来的日子。

听到脚步声,承欢用被子将自己包紧,看向霍靳南,“你说小家伙到时候会不会不接受……”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觉得不对劲,很识相地闭嘴。

霍靳南从旁边西服里拿出烟,抽出一支,在指尖打了个旋,回到指间,目光在她脸庞上逡巡,嗓音带了一点轻轻的暗哑,“不接受你这个后妈?”

听到“后妈”两个字,承欢红了脸,声音很小地出声,“我说的是那个孩子。”

“想的太多。”

霍靳南眸色深邃地扫了一眼承欢,拿过打火机,“咔哒”一声点燃香烟,抽了一口,躺到了床上。

承欢看着他抽烟的动作,“不算多吧?”

霍靳南拿过烟灰缸,轻轻掸了掸烟灰,侧眸看向承欢,“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好。”

一件事?什么事?

承欢想问,看他的神色,又没有开口,怕他说出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霍靳南扼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入怀里,一只手握着她的手按在承欢心口的位置,“把我放在这里,别的事都交给我。”

承欢还没有来得及出声,感觉到他指腹沿着文xiong边沿摩挲,连忙按住了他的手。

花 · 容月貌

霍靳南深深地看了一眼承欢,移开长指,躺在那里抽烟,嗓音极富磁性,“孩子已经找到了,等这边的案子一结束,你和我一起回港市,应该就能见到他。”

找到了?

承欢看着霍靳南,眸色一阵炽热,“她…”

“他很好。”

霍靳南看向承欢,眸底的浓稠越来越盛。

承欢听着有些紧张,声音也涩涩的,“你说她到时候会不会不认我?”

霍靳南看着承欢,不出声,弄得承欢更加紧张,心“咚咚咚”地乱跳。

许久,他才薄唇抿出一抹绯色。

承欢看得更加不明白,紧紧凝眉。

霍靳南一只手熄了烟,另一只手熄了灯,“睡吧,都说了别的事交给我。”

承欢闭上眼睛,心情激动,怎么也睡不着,没想到他回来了,还带来了这样一个好消息!

这么说,到了港市,就可以见到他们的女儿了?

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那种愉悦流窜在血脉里,怎么也抑制不住!

从生下来再也没有见过,这么多年,不知道她长成了什么模样。

长得像她还是像他呢?

承欢侧眸看向身边的男人,看了好一阵,感觉到他还没有睡着,忍不住轻声问,“长得像我吗?”

霍靳南眉心轻拧了一下,低声道,“眉毛、眼睛像你,鼻子、脸型像我。”

承欢在脑海里绘了半天,没有绘出女儿的模样,纠结地咬紧了下唇,“没有照片吗?”

“再问现在就要你!”

感觉到她湿热的气息绕在喉结上,霍靳南一把搂过承欢,低垂着眸子,扫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嗓音里弥漫开一股浓烈的荷尔蒙味道。

承欢很快闭嘴,再也没有问一句,看了一眼霍靳南,真霸道,她是孩子的母亲,就不能问几句吗?

女儿又不是他一个人的!

……

翌日,她和霍靳南一起见了杜宾。

杜宾将收集的材料递给霍靳南,“霍先生。”

方嘉美放下水杯将他推开,跳下桌子讪讪一笑“我,我自己去洗就好”

说完,直接跑进了卧室,进入浴室将门关上,还反锁了。

坐在马桶上,方嘉美能看到自己紧张无措的脸色。

上次她确实做好了准备,但这次重新和好,不知道哪里变得不一样了,让她特别的紧张,而且他似乎也格外的,让她不知所措。

她很好经历这样的事,第一次是努力说服自己,任由他掌控,但这次把什么都说开了,反而需要更大的勇气。

方嘉美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默默安慰着自己

他们是夫妻,这种事在正常不过了,而且之前他们不是很自然吗相处也很好不是吗

难道就因为他说有点喜欢自己而变得害羞了嘛

她也太矫了些

方嘉美在浴室磨磨蹭蹭洗了半个小时的澡,莫益恒铺好,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她出来,便去侧卧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她还在里面磨蹭。

不由得无声笑笑,又不是第一次了,她在紧张什么

伸手敲了敲浴室的门,莫益恒轻靠在门框上,“你还要洗多久”

秋日美少女憧憬未来

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啪的一声,落下锁的声音,门轻轻的被拉开,引入眼帘的是一双的双脚,粉嫩粉嫩的踩在地板上,在往上看去,是女人细白的双腿,重要的部分被衬衫衣摆遮挡着,在往上,是她紧张略带无措的脸颊,此时显得格外红润。

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洗澡的原因。

她上穿着他的白衬衫,双手缩在袖子里,整个人显得更加小,一头卷发披散在肩膀上,可中透露着一种特别的惑。

让莫益恒刚刚压下的**瞬间抬起了头

“我,我衣服没带。”方嘉美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紧张的揪着衣摆。

莫益恒目光一暗,弯腰将她抱起来走向边,单膝跪在边上将她放上去,撑在她的上方吻上她的唇,手掌顺着她的脸颊一直向下,挤压着她的雪白

方嘉美被他弄得脸颊更红,却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在拖延时间,双手揪着裙摆,连呼吸都不敢

更可恶的时候,他竟然在她的颈窝低低一笑“你没穿内衣,是在勾引我吗”

她这是在挑战他的极限吗

方嘉美偏着头,声音微微颤抖,“我,我衣服都带走了”

“那可以穿之前的。”莫益恒一颗一颗解开她衬衫的扣子,唇也在慢慢的向下移去

“可,可是我洗澡了呀”声音不自觉变得羞,体的反应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莫益恒微微坐起来,脱下上的浴袍,露出健瘦的材,八块腹肌分明,充满了惑和男气息。

不等方嘉美反应,再次吻住了她的唇,比之前更加急切而猛烈。

“唔,”方嘉美再次躲开,指着上方,“灯,灯还没关。”

莫益恒叹了口气,忍耐着微微起将灯关上。

可关上灯方嘉美才发现,什么都看不见更加紧张,某些感觉更加真实。

“额,要不,还是把灯打开吧。”方嘉美有些慌张的开口,衬衫已经被男人脱下,完没有遮挡的躺在他的下<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陈蔓蔓冷哼:“活该。”

昊涩南也狠狠瞪了陈蔓蔓一眼,然后离开。

这两个人现在算是闹掰了!

陈蔓蔓转眼,态度大变,笑道:“小酱,以前真对不起,是我的不对,你得原谅我啊,我觉得,我们两个很适合做朋友。”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盯着宫玖澈。

洛小酱蹙眉,语气犀利:”适合?你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你确定适合?

洛小酱本来不打算这样说的,只是这个女人那双媚眼老是对宫玖澈放电!

陈蔓蔓脸色一僵,随后又道:“我知道我的身份不如你,这不是看在你没朋友?主动和你交朋友吗?”

她这个时候,不忘继续嘲讽:“你平常独来独往,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不知道人以为你性格不好呢。”

她又呵呵笑道:“当然,我并非是这个意思,你啊,也没个闺蜜,我做了你的朋友,有个说话聊天的,一起上学放学,多好啊?”

她只是想接近宫玖澈。

姜止开口:“我不是她的朋友吗?谁说她没朋友?”

双麻花辫文艺范美女肤白貌美森系装扮手持鲜花图片

陈蔓蔓倪了姜止一眼,笑道:“哎呀,我说的是闺蜜。”

慕宛白走过来,步子跨度一样,身形端正,表情淡然,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但是,她偏偏开口说了一句:“小酱,要一起去教室吗?”

洛小酱转身看着慕宛白,微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好啊,我就是在等你呢。”

洛小酱继续道:“宫玖澈,姜止给你们介绍一下……”

慕宛白接话:“她的闺蜜,慕宛白。”

陈蔓蔓一听,咬牙切齿。

宫玖澈礼貌的开口:“你好,宫玖澈。”

慕宛白稍微打量了一番宫玖澈,只觉得眼前倏然一亮,这个男人,尊贵帅气,整所大学的男生都无法相比的。

她笑容大方:“你们两个真的很配。”

姜止也打招呼:“你好,我叫姜止。”

慕宛白颔首:“你好。”

不远处。

顾青闵的目光投在宫玖澈身上,手中拿着手机,上面的消息让他心一阵阵揪疼,眼底隐约有种受到伤害的不知所措。

原来,她有喜欢的人。

原来,她有未婚夫啊。

原来,她是洛家千金,他是宫氏七少爷。

顾青闵低着头,显得很自卑。

慕宛白回头,目光瞥到了顾青闵,唇边的笑容凝结,她知道,他在伤心,她因他而伤心。

几个人朝着教室走去。

陈蔓蔓一个呆愣在原地,又是迷恋又是愤怒,她盯着洛小酱的背影,恶狠狠的开口:“打我脸?我一定想进办法把宫七少抢来!”

她抖动着胸,毕竟,她胸大!

外语系。

宫玖澈刚走到门口,部迅速安静下来,每个人都迷恋的盯着他,好像看见了天神般,激动的不能自我。

宫玖澈皱眉,很厌恶这样的场景!

他和洛小酱坐在一起,表情冷漠,眼神凌厉,开口:“如若可以,我真希望班上只有你和我。”

洛小酱笑道:“哎呀,别生气,其实,大家还不是因为看见你帅吗?”

宫玖澈皱眉:“我的帅只给你看,才不给他们看。”

“……”

洛小酱讪讪的笑了一声。

可一进了赤南侯府的大门,他顿时就将师傅的话丢到九霄云外。

再一进内院,见了顾玉青,更是心头一片慌乱,什么黄金开场白全部抛之脑后,甚至连顾玉青说了什么都没有听清,满心记着的,就只有皇上的口谕。

匆匆如同背书一般,将口谕说出,登时满脑子一片空白。

正心灰意冷,以为这次差事办砸了,猛地接到这鲜艳如血一般的红封,捏着厚度,其中银票足足抵他一年的月例银子,小內侍登时眼皮一跳,随了顾玉青,抬步挪到石凳边,缓缓落座。

丧失的理智在那抹殷红的刺激下,又渐渐恢复,学着师傅的样子,小內侍拿腔作调,道:“听闻赤南侯府的毛尖乃上品,今日真是有幸。”

端起手边吉祥刚刚斟满的一杯热茶,内侍嘴角带着淡笑说道。

吉祥正要将茶壶放好的动作,顿时僵住一瞬。

直起身来时,眼底神色复杂。

顾玉青捡着心头记挂的几样事,声东击西,不落痕迹的一一询问。

……

“此次赈灾,陛下派了三皇子殿下总揽一切,怎么偏没有二皇子殿下的差事呢?”佯做好奇,顾玉青偏头笑道,“该不会是二皇子殿下惹得陛下不悦了吧?”

内侍深深看了顾玉青一眼,师傅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这个世界的孤独寂寞冷 她全都体会